在SIAT为一个团队制作的一个视频。

学期末,也是Siggraph的Deadline。作为VCC一员,我在最后一星期"临危受命",负责帮扬彦的一个课题制作Video。

做Video并不是第一次,以前就用过Flash和会声会影,另外自认为对Adobe Audition、Photoshop、Fireworks等软件掌握的不错。所以我就信心满满的答应下来。为了做出更加专业的Video,我决定使用Premiere。花了一天看了一些Premiere的用法,次日开始动工。

在制作视频的时候,扬彦他们的项目也在冲刺,一开始什么结果都没有。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没有素材很多地方就只能先用空白代替。为了方便交流,我们的素材统一放在Dropbox下共享。倩姐先给了一份PPT格式的script,把大概的流程和旁白都写进去。于是我就在Premiere工程里分别给每一页slide都建一个序列,然后把每个序列都拖进工程里。这样如果script里某一页有了新的素材或者需要进行修改,我能够及时定位。另外,由于旁白还没录好,为了方便确定某个内容持续的时间,我使用了 TTS软件 先录制一份临时的旁白。

这样,每次扬彦他们渲染出新的结果,我就把它们导入成一个序列,然后思考怎么将它们排列组合,得到一个最佳的效果。陈老师和倩姐会经常过来讨论,做Graphics的人都是完美主义者,我们会就一个小细节上讨论上半天,然后得到一个双方都很满意的方案。

说说我最满意的几个地方。在setup片段,原先给的素材是一张静态的带文字图片,用来说明acquisition的组成部分,但放到视频之后文字就变得很模糊。我将那张图片的文字去掉,改为用Camtasia加入几个画圈的特效,收到不错的效果。在forward & backward片段,我用Flash做了一条进度条。另外,为了让event这个term更好理解,我找了两个icon分别表示bifurcation(分枝)、budding(长叶),然后用illustrator将budding那个icon进行一点修改,得到一个decay(枯萎)的icon。

最紧张的时刻莫过于在deadline冲刺的最后两小时。那个时候扬彦最后一组结果Dancing Bean终于完成。剩下的工作就全部压在我身上了>_<。加Dancing Bean的图片本身没多少难度,但比较麻烦的是右下角的时间标签。由于时间标签其实是在Pov-Ray上渲染出来的图片,每张图都有1596 x 945的大小,如果直接放到视频中,需要进行大幅缩小,看起来很模糊。我通常是使用imagemagick命令批量导出成319 x 189的thumbnail,然后再导入Premiere工程。但Dancing Bean这组结果数据量非常大,总共的时间标签图有1000多张,我一敲命令就死机。逼得我重启了两次。每次重启都浪费了很多时间。最后不得不考虑用其他工具来转换。

另外我还冒了一个险:为了让每次出现的event更容易被发现,我提出用spot light的方法高亮event的出现地方。但这个risk很悬,首先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不到,而且Premiere本身也没有这类的effect。情急之下多亏凤姐帮了大忙,我跟她讲了一下要实现的东西,她很快就把十来张图处理好了。

离Deadline前的最后二十分钟,视频终于渲染完成。但播放的时候突然出现声画不同步的现象,着实让我冒了一把冷汗!但我估计是我的本本被我开N个吃内存的软件连续工作二十几个小时折腾坏了。后来到其他机子测了一下,发现没这个问题。我的工作终于有惊无险的顺利达成了。感觉就像唐僧西天取经,历经九九八十难取得真经后还得遭受通天河老鼍打湿经书,达成九九八十一难,终于将经书带回东土大唐。

完成video后,扬彦就将paper和它一起提交了上去。我们在凌晨六点的时刻终于解放,大伙一起分享了扬彦的夫人送来的蛋糕。

回宿舍后倒床就睡,因为太兴奋,所以只睡着了三个小时。醒来之后居然流鼻血了。“开门红”也许是件好事,预示着我们所做的工作会迎来回报!